熱門搜索: 黃金價格 黃金交易

更多

郵幣卡 市場觀點 文交所公告 文交所資訊 郵幣卡動態 鑒定 瓷器鑒定 錢幣鑒定 銅器鑒定 文獻書籍鑒定 玉器鑒定 珠寶鑒定 字畫鑒定 雜項鑒定 拍賣行 紅木家具

財知道首頁 收藏 古董收藏

海上名媛謝佩真藝事鉤沉

時間:2020/1/14 23:36:07 來源:中華古玩網 責編:采編 閱讀量:1657

??摘要:民國時期,海上名媛甚多,但隨著時間推逝,很多人已經湮沒無聞了,謝佩真便是其一。謝佩真(一八九八——一九七九),字蘊五,號瑤華女史,浙江南?。ń窈荩┤?。是潯商“七十二黃金狗”之一謝子楠(一八四三——一九二〇)的孫女,排行第五,故字蘊五

摘要:民國時期,海上名媛甚多,但隨著時間推逝,很多人已經湮沒無聞了,謝佩真便是其一。謝佩真(一八九八——一九七九),字蘊五,號瑤華女史,浙江南?。ń窈荩┤?。是潯商“七十二黃金狗”之一謝子楠(一八四三——一九二〇)的孫女,排行第五,故字蘊五。謝佩真多才多藝,朱寬《歲暮偶記》載:“(謝瑤華)為謝公泗亭之幼女…

民國時期,海上名媛甚多,但隨著時間推逝,很多人已經湮沒無聞了,謝佩真便是其一。謝佩真(一八九八——一九七九),字蘊五,號瑤華女史,浙江南?。ń窈荩┤?。是潯商“七十二黃金狗”之一謝子楠(一八四三——一九二〇)的孫女,排行第五,故字蘊五。謝佩真多才多藝,朱寬《歲暮偶記》載:“(謝瑤華)為謝公泗亭之幼女,公子繩祖、仲和兩兄之令妹,卒業于中西女塾,嘗從西樂師學,精鋼琴。綺年玉貌,而好學不倦,中西文造詣俱深。善吹笛,能度昆曲,清歌一折,有繞梁一日之概。又能作行書及擘窠大篆字,從老畫師馮超然先生學國畫,山水、人物、花卉均擅長。邇復延師于家,肆力詩詞之學。余嘗于潘女士(貞華)處,見其畫,筆致清逸絕俗,跋以行書為之,亦珠圓玉潤,迥異凡筆?!?/span>

此文雖為報紙所載,但作者的妻子為謝佩真閨蜜,故所述當屬可信。由此可以得知謝佩真能書擅畫,兼作詩詞,通曉西文,又善吹笛、度曲,同時還精于鋼琴演奏。其才藝的多端,自然是源于家中經濟條件的優渥,可以廣延名師,進行悉心栽培。她的國畫老師便是“三吳一馮”之一的馮超然(一八八二——一九五四),而昆曲老師則是后來名滿天下的俞振飛(一九〇二——一九九三)。

PC8i6WlffEI4nGv0TR76A3JcahUNvC9VsHXINuIf.jpg

謝佩真摹《調鸚圖》

據陳巨來(一九〇四——一九八四)《安持人物瑣記》中所云:“(馮超然)廣收門人,尤多女弟子,凡收一女弟子,必為之更名,若孫瓊華、謝瑤華(佩真)、毛琪華、張琰華(謝繩祖之妻也)達二三十人之多,無不以玉旁,華字輩。最后收一女弟子,唐華(冠玉,潘公展之妻也)?!庇诖丝梢娭x氏姑嫂,均拜在馮超然門下,操觚染翰,樂此不疲。張琰華,原名張永芳,是從蘇州補園里走出來的大家閨秀,其兄即蘇州昆劇傳習所創始人之一的張紫東(一八八一——一九五一)。謝佩真從馮超然學畫的時間是一九二九年秋,見于謝佩真摹《調鸚圖》馮超然的題跋:“戲拈紅豆調鸚鵡,誰識丹青九月工??v有含情天寶事,只須把酒祝東風?,幦A我棣,善歌曲,兼工八法,近年頗篤志于畫。自去秋從余講求繪事,甫三月曾臨佛象一尊,觀者咸疑其為斷輪老手。歷六月又臨松雪本相馬圖,神氣閑雅,不落時習。遂自約每閱三月須于畫課中選擇一本存之,為留證它日學藝之進退,固非敢好自矜寵也。于此亦足見其意旨之懇篤矣。今春又臨是本,雖細謹而無纖弱之病,勾染點色,俱有神會,學才九月,已能造詣若此,直欲丑煞須眉。偶賦俚言,并為之記。庚午春三月既望,白鶴溪漁者馮超然識于嵩山草堂”。

islySPkrIinrop8mBk5nYd7x8kmuH0BEWAmKcou3.jpg

嵩山草堂畫集第一次雅集留影(一排右三為謝佩真)

從庚午年(一九三〇)三月上推九個月,則謝佩真學畫的確切時間是一九二九年的七月,是年,謝氏已經三十二歲。而她的大嫂張琰華學畫的時間可能要略早于謝氏,因為一九二九年四月十日至二十日由中華民國教育部在上海新普育堂舉辦的第一屆全國美術展覽會中,由嵩山草堂送展的師生作品中就有張琰華的《人物圖》。這里不得不糾正《馮超然年譜》中的一則疏誤,由于編著者將此作馮超然的題跋時間誤釋為庚申,遂將此作綴于一九二〇年條下,并由此推斷謝佩真從馮超然學畫的時間為一九一九年秋,同時還將馮超然啟用“嵩山草堂”齋號的上限時間系于是年,一誤再誤,是因為一環套一環的緣故。從馮超然的題跋中,還可以得知馮、謝師徒二人約定,每三月從作業中選擇一幅作品交給馮氏保存,“為留證它日學藝之進退?!边@幅作品就是謝佩真從師第九個月的作業。

wM7mW0m0wYKEiD8Ugbmj0MjXNNjsEgQQUK8IGaVq.jpg

謝佩真摹劉彥沖《送子觀音圖》

另外可以互為證明的還有謝佩真摹于庚午正月的一幅《送子觀音圖》,上亦是其師馮超然的題跋:“梁壑子繢大士法相藏梅影書屋,余曾假橅數過。是幀系佩真同研手臨,妙相莊嚴,筆無媚俗,觀者無不驚嘆其藝之孟晉也。佩真學畫甫半載,而于六法三昧已能悟入神境,足見筆墨一道,本從八識田中帶來,若無宿慧業,終落第二乘禪。故昔人有句云:‘宿世謬詞客,前身應畫師?!裼^佩真,益篤信其語之非虛矣。長夏無聊,喜為之記,并錄明唐元竑贊于上。時庚午閏月望,晉陵馮超然?!?/p>

時馮超然與吳湖帆正對門而居,因此借摹梅景書屋藏品,也是非常方便的事。而估計在這半年之中,馮超然讓謝佩真從臨摹入手,口授心傳。謝氏天資聰穎兼勤奮,進展自然神速。因此其師馮超然也是贊不絕口,引以為豪的。如一九二九年冬謝氏所臨《寄傲林丘冊》(十二開),馮超然題云:“佩真同硯從余講求六法,甫及半載,已能臨橅舊跡,人物布置各極其致,天分之高于此可見。他年功深識到,當不讓清于江香專美于前,為賦兩絕,以當息壤。庚午春三月,晉陵馮超然?!睆倪@些作品的時間來看,謝佩真算得上是勤奮的。當然,謝氏以“甫及半載”光景,得如此造詣,想必在此之前也還是有所師承,據說其同宗余姚謝之光(一九〇〇——一九七六)便是其一。從謝佩真傳世的作品來看,其題材涉及人物、山水、花鳥,而且以摹古為主,個人創作較為少見。謝佩真才藝出群,蘭心蕙質,不但馮超然頗為鐘愛,甚至連對門的吳湖帆也是另眼相待,謝佩真存世的作品中多有吳湖帆的題跋,可見一斑。

cUa0gYLjNT2OgAUtvNHx3BbzmObIuVQ0wqOlrHBK.jpg

馮超然 江干七樹圖

一九三一年五月二十四日,馮超然五十歲壽誕,嵩山草堂弟子借王伯元(一八九三——一九七七)一貫軒舉行雅集,為其師祝壽,并邀請吳湖帆出席,作為馮超然得意弟子的謝佩真自然也是躬逢其盛。據是日《申報》大雅所撰《嵩山草堂畫集第一次雅集紀盛》一文報道:“武進馮超然先生名滿宇內,為當今顧、陸,別署嵩山居士,顏其室曰嵩山草堂,門墻桃李、釵弁兩行。近其弟子為聯絡交誼,磋磨學藝起見,組織嵩山草堂畫集第一次雅集,于辛未四月浴佛日假滬西一貫軒主人王伯元府中舉行,下午三時許,師生二十余人合攝一影,主人并出珍藏古今名跡以餉客,諸弟子于賞覽之際,超然先生諄諄指示,洵一代良師也。晚間聚餐,諸弟子稱觴為先生壽,先生顧而樂之,席間來賓穆藕初先生致獎詞,主人演幻術以娛嘉賓。是日弟子到者:孫瓊華、周淑娟、張琰華、鄭琪華、毛璲華、沈琇華、席瑾華、謝瑤華、于瑛華、李德華、唐華諸女士,及邢鳴盛、張谷年、袁安圃、曹君健、張亞庸、鄭慕康、陸儼少、程學光、吳迪剛諸君;來賓穆藕初、吳湖帆、謝繩祖、朱企亭、朱鏡波、李尊庸先生。予亦超然先生私淑弟子,故得預嘉會,因紀一時之盛云?!?/p>

LFHftyQnGeiC2wEwLdujRX27GQsHsZeqsVkYTgRQ.jpg

馮超然 山水

弟子、賓朋濟濟一堂,嵩山草堂的陣容可見一斑。是年六月五日下午,吳湖帆自蘇州返回上海,即去馮超然處,恰好謝佩真也在座,吳湖帆囑她“于管仲姬秀竹卷上題觀款”,因為謝佩真與管道昇(一二六二——一三一九)都是“吳興人也”。謝佩真的詩不多見,吳湖帆舊藏(傳)趙孟《山水三段》卷末有謝佩真題云:“迢迢閣上碧紗籠,一卷應教眼界空。松墨染成秋淺淡,黛毫鉤出玉玲瓏。雙修占盡人間福,千載猶傳林下風?;厥组e情天水闊,江鄉詩味可相同。癸巳年(一九五三)中秋,吳興謝佩真?!痹娙缙淙?,了無塵埃氣。

一九三四年,中國女子書畫會在上海成立,馮文鳳(一九〇六——一九七一)任首任會長,會員有數十人之多,但根據朱人琰于一九三六年五月編名錄中并無謝佩真、張琰華妯娌在內,不知何故?而嵩山草堂女弟子參與該會的卻不乏其人,如唐冠玉(一八九四——一九七九)、陳小翠(一九〇七——一九六八)。其中唐冠玉還是菱湖(今湖州)潘公展(一八九四——一九七五)的妻子,與謝佩真、張琰華有著鄉誼和同門的雙重關系。一九三八年十月二十八日,謝佩真曾以人物畫一幀,送上海救濟難民兒童教養院為募籌基金舉辦的書畫展覽會,這是《申報》中關于她僅有的一次參展活動報道。

7jTSQ4DLkd9rkK4sMLdl78GNOfkeJK6igI8jtztp.jpg

馮超然 人物

謝佩真的長兄謝繩祖(一八九一——一九七〇),名兆基,留學美國,歸國后任英國慎昌洋行華人經理。他雖然為新派人物,但平生卻嗜好昆曲,師從俞粟廬(一八四七——一九三〇)學藝。一九二二年一月,在上海成立“粟社”之初,公推穆藕初(一八七六——一九四三)、謝繩祖為正、副社長。他還經常粉墨登場,彩串公演,如在《拜施》《分紗》中飾西施,《雷峰塔·斷橋》中飾白娘子,由是馳譽昆壇。謝佩真在兄長的影響下,又兼有天賦,因此對昆曲的興趣是有增無減,并跟隨小她四歲的俞振飛學習,兩人之間由此而衍出了一段頗為曲折、悲婉的愛情故事:“俞振飛自幼隨父親俞粟廬學習昆曲,深得俞氏昆曲正宗唱真諦。與俞振飛同樣有著藝術天賦的則是俞粟廬的門生、上海慎昌洋行經理謝繩祖。俞老夫子對他倆一直寄于厚望,疼愛有加。俞振飛遷居上海后,謝繩祖的妹妹謝佩真(謝五小姐)隨俞振飛學曲。沒過多久,他們又共同拜在名畫家馮超然門下,研習丹青。日久天長,耳鬢廝磨,俞、謝二人互生情愫。但兩人的戀情卻遭到謝母的竭力反對。因為謝家不愿讓自家的千金小姐下嫁給一個‘唱戲的’。當時,馮超然的表妹范品珍尚待字閨中。于是,謝母便委托馮超然向俞粟廬提親,讓俞振飛徹底斷了娶謝五小姐的念頭。馮超然不愿回絕朋友之托,也從不曾有過看輕‘唱戲的’思想,便慨然應允。俞粟廬是老來得子,五十五歲才有了寶貝兒子,自然抱孫心切,再加上他與馮超然是多年好友,因此對俞振飛與范品珍婚事非常滿意,當即定下良辰吉日。父命難違,痛苦萬分的俞振飛只得與一個素不相識的女人步入婚姻?;楹?,范品珍一味沉迷于麻將,對昆曲根本毫無興趣。俞振飛在絕望中只得離開蘇州,回到上海,將全部精力投身于昆曲事業中?!焙髞碇x佩真迫于家庭的壓力嫁給一名蘇州富家公子哥,但不久旋即離異,自此獨居終身。然而從謝佩真師從馮超然學畫的年齡來看,故事中俞、謝二人在同在馮氏處學畫,因而日久生情,則無疑是有悖于事實的小說家之言。還是馮超然的孫子馮天虬在《俞振飛不成功的婚姻軼事》中說得較為符合事實,他說謝佩真是在婚姻不如意之后,為了擺脫煩惱,才專心致志地跟隨馮超然學畫的。所以謝佩真遲至三十二歲,看來是事出有因的。曲家陸宏亮(一九二三——二〇一〇)便是謝佩真的弟子,他奉師若母,在追隨她的二十多年時間里,深得俞家唱之衣缽:“一九五九年經南潯嘉業堂后人,著名曲家劉忻萬先生舉薦,正式拜曲家謝佩真先生為師,遂棄皮黃而入昆曲矣!謝太師佩真女史為著名曲家謝繩祖之胞妹,是俞振飛之最早弟子,因居停之便,并得江南曲王俞粟廬先生真傳。謝太師且擅擫笛,技巧成熟,笛風飄逸大方,托腔尤契合入微。先師從謝門二十年之久,深得俞家唱之衣缽。習得《驚夢》《拾畫》《亭會》《跪池》《掃花》等諸曲。先師性至孝,視謝師若母,‘文革’中尚悉心照顧,師徒之情,傳于一時佳話?!?/p>

XVla9MikQjlVdTvNj0dJmLsIcJe5mMATLCp6P7B1.jpg

?馮超然 花鳥

從沈雁的悼文中,可以得知謝佩真所擅長的曲目,以及她擫笛之技藝:“技巧成熟,笛風飄逸大方,托腔尤契合入微?!?/p>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謝佩真繪事幾于中輟,但對昆曲仍是一往情深,參加了趙景深(一九〇二——一九八五)創辦的上海昆曲研習社,傳播俞派昆曲。一九六二年秋,趙景深邀請吳新雷來社中演講《論俞派唱法》的研究報告時,她曾參與討論,是年九月二十日的《新民晚報》曾有報道。

(本文作者梅松?系浙江安吉文博館員)

鄭重聲明:財知道網發布此信息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與本網站立場無關。財知道網不保證該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數據及圖表)全部或者部分內容的準確性、真實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時性、原創性等。相關信息并未經過本網站證實,不對您構成任何投資建議,據此操作,風險自擔。若發現疑似侵權行為可發送舉報郵件至 。

相關閱讀

騷氣的觀象

尊敬的全國石友: 感謝大家在過去一年里對我們的鼓勵、支持與幫助,感謝所有蒞臨過觀象的朋友,在2019即將走過的時候,我們以一份感恩之心,向大家交一份年度答卷。...[詳細] [詳細]

2020-01-15 13:38    分享  

[拍賣速遞]【2019拍賣榜】瓷器Top50:單色釉、高古瓷成市...

摘要:2019年度瓷器市場整體穩健,還有一些品類表現出色,以樂從堂、北美十面靈璧山居、玫茵堂為代表的頂級私人珍藏依然發揮著主力軍的作用。從瓷器top50榜單來看,共32件清“三代”和10件明代瓷器,3件過億成交,拍品多數在估價范圍內成交,而符合現代人審美的單色釉瓷器多以估價數倍成交,可謂獨領風騷??梢哉f,… [詳細]

2020-01-15 03:22    分享  

[拍賣速遞]【雅昌快訊】香港蘇富比2020春拍日程公布 當代藝...

摘要:(雅昌藝術網訊)2020年1月14日,香港蘇富比宣布春季拍賣將于2020年4月3日至8日在香港會議展覽中心舉行。為期六天的拍賣會前,一系列當代藝術、晚間拍賣及紐約拍賣的精選拍品,將率先于香港君悅酒店與香港巴塞爾藝術展同期展出。值得一提的是早在去年12月,佳士得便宣布將于2020年3月19日,巴塞爾藝… [詳細]

2020-01-15 03:22    分享  

[收藏天地]中國古代插花藝術的起源初探

摘要:中國古代插花藝術的起源初探|【藝術品·生活】文/李響一、中國插花藝術是否源于佛教供花目前,一個普遍的說法是中式供花源于佛教供花。在探討中國插花藝術起源之前,我們有必要先檢視一下這一認知。公元前六世紀,佛教在古印度迦毗羅衛國誕生。以花供佛的形式主要有四種:花鬘、曼陀羅、泛花和散花?!盎N”即佛經上所言… [詳細]

2020-01-15 03:22    分享  

王府井不是王府的井

改造中的大甜水井胡同舊影(2008年)。改造后與王府井大街更加融為一體。蔣晨明 攝  老北京的井多,“胡同”二字就被認為是由蒙古語的“井”諧音而來,至今很多地名也帶有“井”這個元素。一般叫做“某某井”的地方,多半從字面理解,就可以認為舊時此 [詳細]

2020-01-14 23:36    分享  

相關閱讀

  1. 1騷氣的觀象
  2. 2[拍賣速遞]【2019拍賣榜】瓷器Top50:單色釉、高古瓷成市...
  3. 3[拍賣速遞]【雅昌快訊】香港蘇富比2020春拍日程公布 當代藝...
  4. 4[收藏天地]中國古代插花藝術的起源初探
  5. 5王府井不是王府的井
  6. 6圓明園舍衛城考古發掘有新發現
  7. 7甲骨文發現120周年及古代書法史的梳理呈現
  8. 8海上名媛謝佩真藝事鉤沉
  9. 9對青州七級寺出土一件背屏式造像時代的考證
  10. 10秦始皇帝陵博物院完成一號坑18件陶俑提取拼對
个人应该如何理财投资